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信阳:河南南,湖北北,一步跨两省

2022-10-03 12:35:53 477

摘要:“老板,来二两热干面。”“我的多放点辣椒。”“我的不要荆芥。”“加一份千张。”清晨,大家排队吃热干面,老板熟练地烫面、捞面、放调料,客人吆喝着要甜豆腐脑、绿豆稀饭,或者油滋滋的水煎包,重口味的胡辣汤、牛肉汤,眼睛同时不忘瞟着位子,低矮的小桌...



“老板,来二两热干面。”

“我的多放点辣椒。”

“我的不要荆芥。”

“加一份千张。”


清晨,大家排队吃热干面,

老板熟练地烫面、捞面、放调料,

客人吆喝着要甜豆腐脑、绿豆稀饭,

或者油滋滋的水煎包,

重口味的胡辣汤、牛肉汤,

眼睛同时不忘瞟着位子,

低矮的小桌子能有座就行,

没位子就站在店门口,

几筷子拌开,“呲溜”下肚,

抹抹嘴,再去上班上学。

这不是武汉街头,

而是豫南城市,信阳。


都说武汉人的命,

是热干面给的,

换成信阳,也是一样。

从记事开始,到读大学走,

每个信阳孩子,

都吃了十几年的热干面。

寒暑假回家,

先来一碗熟悉的面,

拌开热气的那一刻,

才真正感觉自己“回来了”。


信阳热干面好不好吃,

信阳人最有发言权。

一般听到别人说,

武汉的面有多好吃,

他们都要咋呼一句,

“我们信阳才最好吃。”

武汉的面偏干,芝麻酱多,

信阳的面偏湿,调料更重;

其实各有特色,



加了荆芥和千张的热干面,才是信阳人熟悉的味道。

说来也奇怪,

信阳是河南的城市,

却吃着和武汉一样的食物,

而河南人爱吃的烩面,

却在信阳难觅踪影。

不仅如此,河南人吃馒头,

信阳人吃米,

河南人说“中”“恁弄啥”,

信阳人却从来不说,

口音更接近湖北方言。

以至于信阳孩子去郑州读书,

一句河南话都不会说,

大家需要用普通话交流。



信阳地标之一,百花园广场。

这不得不提信阳的位置,

不仅地处豫南,

还在“秦岭淮河”以南,

是不折不扣的南方小城;

又靠近湖北、安徽,

在鄂豫皖三省交界,

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,

历史上是楚国的领土。

当年吴王攻陷楚国都城,

楚王逃到信阳,并以此为都。

信阳有一带商业区,名叫“楚王城”,

和楚国历史不无关联。


地理决定了诸多差异。

河南大部分地区缺水,

而信阳水量充沛,河流多,

还盛产绿茶——信阳毛尖。

河南北部产小麦多,

主食以面为主,

而信阳盛产水稻,

不可一日无米,

被称为“北国江南,江南北国”。

所以,信阳人在外说自己是河南人,

似乎总缺少一份归属感。


鸡公山是信阳的风景名胜,因其整个山势宛如一只昂着展翅、引颈啼鸣的雄鸡而得名,与北戴河、庐山、莫干山齐名,是中国四大避暑胜地之一。

爱喝茶的人都知道信阳毛尖,是一种很好的绿茶。信阳被誉为中国毛尖之都,在这里,饭后来一杯毛尖,人生才叫圆满。

其实在宋朝的时候,

信阳还归属于荆湖北路,

但到了元朝时期,

却被划入河南江北行省。

目的就是掌控湖北的命门,

就像襄阳位于南阳盆地边缘,

却被划入湖北省,

以掌控河南的命门一样。


古代划界大多遵循“山川形变”的原则,以山川为边界的政区,极容易凭险割据,所以统治者在行政区划上有意将文化背景相同的区域划开。这样的例子很多,像汉中被划入陕西,潮州被划入广东等。

如此行政划分,

给了信阳“豫风楚韵”的气质,

就像身处烩面大省,

却迎来热干面的“第二春”。

甚至发展出“双胞胎”,

一个是市区热干面,

另一个是羊山红油热干面。


羊山红油热干面在调料中加了大量红油,但面条汤汁少,这一点与武汉热干面相似。

羊山是信阳火车站所在地,

居住的多是武汉“移民”。

因为信阳交通位置佳,

是京九线和宁西线的交点;

又距离武汉近,

车站也归武汉铁路局管理,

不少武汉职工调任过来时,

也将武汉的习俗融入当地。


信阳刚好在河南南部与湖北北部的交界,距离郑州300多公里,距离武汉不到200公里。

地理距离只是一方面,

信阳和河南之间,

更多的是心理距离。

比如河南发展旅游,

多用“中原文化游”的口号,

但信阳作为“豫中江南”,

和中原旅游的主题格格不入,

说“楚天游”又抢了湖北名分,

旅游名号迟迟打不出去。

至于郑州搞城市群建设,

也不会和信阳建立关系,

于是有意无意地,

信阳成了被边缘化的城市。

尽管属于河南很久,

但对于“北方”、“中原”等概念,

信阳人缺乏认同,



河南博物馆的主题多以“中原”为主,信阳博物馆的主题却是“楚风”。

要说还有什么影响,

无非是高考分数高了点,

容易出学霸,也实属无奈。

信阳学生读书倾向去武汉,

因为高校多,离家近,

还能继续吃热干面,

虽然风味不太一样,

但不用学着吃烩面。


河南不仅是人口大省,也是高考人数最多的省份。2018年高考报名人数就有98万多,但全省仅有郑州大学一所211高校,一直被称为“最让人心疼的高考省份”。

只是难以改变的,

是外地人对信阳的误解。

面对别人的调侃,

“河南人啊,你们爱吃馒头吧?”

“你们是不是爱说‘中’?”

信阳人只能站在河南地界,

感慨自己“错位之城”的命运。

其实,作为普通人,

我们从来不能自主选择,

所谓的文化、地域认同,

城市的命运,和人一样,

有时仅仅来自一场刻意的安排。

来源: 那一座城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